太原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意甲

宁小闲御神录第章另一桩怪事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宁小闲御神录 第2121章 另一桩怪事

“我也以为应当是外邪入侵,毕竟潘老头时常外出跑商,荒山野岭中或许遇见甚不干净的东西。”白玉楼叹了口气,“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哪那么容易寻到线索?我寻访曾在他家帮佣过的几个长工,他们告诉我,潘老头怕死得很,白柳山庄建成以后就请到天师来摆弄符器,每个通风场所、出入门户都经过了特别加持,安置了大庙里请来的符器,所以寻常鬼物要进他家门几乎不可能。道行高深的鬼祟,又没有理由到这么个小地方兴风作浪。

佐天泉不耐烦道:“那你到底弄明白没有?”

“没有。”

佐天泉低眉垂目,懒得理他了。

王阳右已经返回,听了半天,这时小心翼翼问道:“请问各位大仙,此刻还在白柳山庄作祟的,到底是不是鬼物?和当年潘员外的发疯又有什么关联?”众人都未吭声,只有白素素好心给他解答:“这里面还有一个疑团:当年致潘员外发疯的物事,如今安在?如果那不是鬼怪所为,天师的符法当然测不出阴祟之气。说不定今日白柳山庄的种种怪事,也和这东西有关。”

王阳右轻吸一口气:“潘员外死了,那东西却还留在白柳山庄?”

“或许。”

“会不会就是这个东西?”他伸手指了指沙漏。

众人都不言语。这问题现在仍然无解。

王阳右又问:“那为何隔了十年才再度发作?”

青衣少女笑道:“这回你考倒我了,恐怕只有那东西自己才能回答。”目光在其他人面上一扫而过,“诸位都检查过这里了吧?”

“连砖缝都没放过。”白玉楼一耸肩,“别说鬼物了,就是蟑螂老鼠都没一只。”

他也只是随口一说脱离险境。,话音刚落自己却愣住了。再抬眼去看他人,大家眼里都有光芒闪动。

是了,追究相关人员的若从他自己方才的叙述来看,白柳山庄已经荒废了十年,这种无人居住的旧宅一般都是虫鼠横行,变作各种小生物的乐园,为什么这里却干净得连个活口都没有?

“有什么东西,将它们都吓跑了吧?”虫豕的感应其实灵敏,洪水、地颤等自然天灾来临之前,它们都会提前奔逃。或许是这山庄里的物事,将它们驱得无影无踪?

王阳右长叹一声:“真不该来这倒霉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命活着出去。”

白素素望他一眼,忽然:“你病得不轻。”

这本来是骂人的话,王阳右却苦笑一声:“是。就算从这里活着出去,也未必还能苟延多久。”

青衣少女方才诊过他的身体,对他的身体情况已很了解:“你患了竭余之症,药石无效,最多只有半年寿命了。”

所谓竭余之症,指的并非绝症,而是三尸一齐发力,身体衰竭、性命走向终点。由生到死,这是凡人无法摆脱的宿命,哪怕服用再珍贵的灵药也不能改变。自后土立六道之后,人的寿数就不能再改,终有一死。

王阳右点了点头,显然早知此事:“我去拜过玄天娘娘的庙,饮过庙外的无根水,此疴也不能愈。我就知道自己是死定了。”

白玉楼轻咳一声,将众人注意力都吸引过来,才接着道:“我虽没探明白柳山庄全部过往,却非全无收获。嘿,除了乡里给出来的资料之外,我还拜访了当年白柳山庄的幸存者,问出来一些有趣的情况。”

黑衣人凝目:“有趣?”

被他的目光聚焦,白玉楼就感觉格外沉抑,好像心口压了块大石,连呼吸都不畅快。这黑衣人的威势,居然还要强过了佐天泉!

白素素抬肘轻点同伴,后者才收回这令人不安的目光。

白玉楼吧嗒一下嘴:“怪了,说这么久居喜欢送鲜花和巧克力来烘托气氛。情人节的这些礼品消费无疑是爆炸性增长了“为过去一段时间比较火热的资本市场降下温”。然也不觉口干舌燥……当年白柳山庄里有个车夫幸存下来,没变成潘老头的刀下亡魂,不过脸上被剖了好长一道刀疤,留到现在也未消去。他就告诉我,其实早在潘老头发疯之前,山庄里就死了个人。”

佐天泉的注意力也集中过来:“谁?”

“他的跟班兼护院,阿牛。”白玉楼一边回忆一边道,“阿牛陪着潘老头从外乡一起搬迁到本地,是最早跟在他身边的老人儿。这厮的本名没人记得了,大家都只知道他这个混号。据车夫说,阿牛头脑不太灵光,但力气大得跟牛一样,身形高大如铁塔,很能打架,传闻当年逃荒的时候,潘老头若不是得他一路舍命相护,早就尸骨无存,哪有后来的风光。所以这两人的关系,还远远好过了一般的主仆。”

“潘老头是九月十五发疯的,但他约莫在前一年的七月份的时候就带着阿牛出门去谈生意,一谈就是三个多月。潘员外事事都喜欢亲力亲为,大家对他出门都习以为常,哪知道那一回晚归数日,并且他和阿牛回来之后也是满身挂满大大小小伤痕,看起来无比狼狈。最让大家惊讶的是,阿牛居然只剩一条胳膊了。据请来的大夫说,两人身上都是抓伤,潘员外受的伤还轻些,阿牛却几乎把血都流尽了,除了少掉一臂之外,他肚腹都被剖开两道,肠子险些流出来。伤得这么重还能逃回来,除了冰天雪地冻住了伤口之外,也真算他命大。”

庄涣儿问道:“妖怪还是野兽?”

“狼群。”白玉楼道,“各位仙爷仙姑大概不知道,我们这里夏短冬长,十月份就天寒地冻,大雪纷飞。那时白毛风刮得正狠,狼群没有吃的,盯上了猎物就紧追不放,并且时常几个狼群聚在一起,放倒野牛、野象这样的猎物,所以又称作狼祸。潘员外说,他们遇上了几个狼群联合在一起的群落,至少有两百只之多,混乱中,他们和车队走散了,后面又有群狼跟随,这一回若不是阿牛豁出性命护住他,潘老头肯定看不到这一茬的春苗了。”

“当然代价就是阿牛受了重伤,回到白柳山庄也足足养了四个多月才勉强养好,那就已经是二月初了。”

沈阳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
白山治疗牛皮癣
成都治疗阳痿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