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

天影之门第四百二十八章青山绿水二十四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天影之门 第四百二十八章 青山绿水(二十四)

赫尔墨斯身穿一件深绿色的正式长袍,袖口和褶缝有公鹿式样的绣边,额头上戴着镶有蓝宝石的银饰环以代表自己的王储身份。我很久没看他戴这个了。

芙萝娅还是一贯的紫色和白色装扮。她穿着式样简单的紫色礼服,宽敞的短袖子下露出的玩家只需把越狱兔都抓捕即可获得相应的奖励;  2、如果玩家时间较少是比较窄的白色长袖,佩带赫尔墨斯送给她的珠宝首饰,一头长长的金发用镶着紫水晶的银链子繁复地装饰着。

菲林停下来注视着他们,只见他们神色凝重,所以他们一定也是来晋见克里克国王的。

菲林慎重地向他们致意,然后谨慎地让赫尔墨斯知道克里克国王也召见了菲林。

“不,”他温和地对我说,“是菲林召见你来陪芙萝娅和菲林一同探望克里克国王,他希望你亲眼目睹这件事情。”

菲林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么说来,这和赫敏无关了。

“亲眼目睹什么呢,殿下?”

他看着菲林的眼神好像菲林是个呆子似的。“我来请求克里克国王恩准,让菲林动身寻找古灵,带回人们迫切需要的援助。”

“噢。”菲林早该注意到他身旁那位一身黑衣沉默的侍童,他双手捧着满满的卷轴和石板,脸色苍白且表情僵硬,他敢打赌他从来没做过比帮赫尔墨斯的靴子上蜡更体面的事情了。

梳洗干净的迷迭香也穿着代表芙萝娅的紫色和白色服饰,让菲林想起一棵紫白相间擦得闪闪发亮的芜菁。

我对这个圆滚滚的小女孩微笑,她却神情凝重地回望菲林。

赫尔墨斯毫无顾忌地叩了一下克里克国王的房门。“等一等!”一声叫喊从房里传来,是瓦乐斯的声音。他把门打开一道缝隙怒视着是谁敲的门,然后发现被他挡在门外的竟然是赫尔墨斯。他明显地迟疑了一会儿才把门打开。

“殿下。”他声音颤抖地说道,“菲林不知道您要来。

也就是说,他没有接获通知国王要……”

“你用不着呆在这里,你现在可以走了。”赫尔墨斯通常不会如此冷酷地把人打发走,对侍童亦然。

“但……国王可能会需要菲林……”这家伙的眼神狂乱地游移,一定在害怕什么。

赫尔墨斯瞇起眼睛。“如果他需要你,他会让你过来的。

事实上,你不妨在门外等着,当他叫你的时候,你最好就在那儿待命。”

瓦乐斯愣了一下,然后走出房间站在门边,人们于是走进国王的房里,而赫尔墨斯本人亲自关紧了房门。“菲林不喜欢那个家伙。”他大声说道,就连在门外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他有一股过度殷勤的恭顺和油滑的谄媚,真是个非常差劲的组合!”

国王不在他的起居室里。当赫尔墨斯经过的时候,仆人忽然出现在克里克卧房的走廊上。他瞪大眼睛看着人们,突然间欢喜振奋地露齿而笑,接着如同弯腰清扫地板似的对人们鞠躬。

“国王陛下!醒醒吧!如菲林先前的预言般,吟游歌者已经来了!”

“仆人!”赫尔墨斯吼着,但语气却挺温厚。他经过仆人身边,避开仆人想亲吻他的长袍褶缝的恶作剧,而芙萝娅则举起手遮掩笑容跟随着赫尔墨斯。

仆人倒是伸出一只腿来想绊倒菲林,他虽然避开了,却让自己笨手笨脚地差点撞上芙萝娅。仆人露出牙齿对着菲林傻笑,然后蹦蹦跳跳地来到克里克的床边,举起这位老人的手十分柔和地轻抚着。

“国王陛下?国王陛下?有人来探望您了。”

克里克在床上微微移动,突然间深呼吸。

“这是怎么回事?谁来了?赫尔墨斯?把床帘拉开,仆人,他看不清楚是谁在这里。芙萝娅?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卡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微弱并带着一丝怒气,但尽管如此,他的状况可比菲林预期中来得好。

当仆人敞开床帘将枕头摆在国李泳豪是TVB资深艺人李家鼎与施明之子。由于父母的关系王背后支撑着他时,他看到了一位比艾特罗还苍老的老人,而他们容貌的相似程度随着克里克的老化变得更为明显。

国王脸上的肌肉松弛,露出和他那私生子哥哥同样的眉线和颊骨。

在他眉头下方的双眼看来犀利警觉,却十分疲惫,不过看起来似乎比菲林上次见到他的时候好多了。

他让自己坐得更挺直好面对人们。“说吧,这是怎么回事?”他一边发问一边用眼神扫视人们。

赫尔墨斯慎重地深深一鞠躬,芙萝娅也随着他行屈膝礼,而我也行礼如旧:单膝跪地停在那儿,低着头——但仍不忘偷窥赫尔墨斯发言。

“克里克国王,父王,他来此请求您允许菲林执行一项任务。”

“什么样的任务?”国王语带试探地问道。

赫尔墨斯抬头注视着父亲的双眼。

“菲林希望带着一队精心挑选的人马离开公鹿堡,试着追随睿智国王多年前的旅途,赶在这个冬季前往群山王国后方的雨野原去寻找古灵,并请求他们遵守对人们祖先所承诺的誓言。”

克里克的脸上露出了短暂的诧异,接着又在床上坐直了身子,将瘦削的双腿移到床边。“仆人,拿酒来。卡兹,站起来过去帮他。

亲爱的芙萝娅,麻烦你扶菲林到炉火边的那张椅子上。赫尔墨斯,请你把窗边的小茶几搬过来。”

克里克这一大串吩咐突然间让一切礼节如吹破的泡泡般烟消云散。

芙萝娅亲切地搀扶着他,他看得出来她和克里克之间的确相处融洽。仆人神气活现地走到起居室的碗柜前拿酒杯,而菲林就在克里克房里的小储藏室选了一瓶酒,只见酒瓶上满是尘埃,看来他有好一阵子没品酒了。

菲林狐疑地纳闷着瓦乐斯到底上哪儿弄来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毫无悬念?给他服用,不过至少菲林注意到房间其他地方都挺整洁的,比冬季庆前脏乱的样子好太多了。

令菲林苦恼的熏烟香炉给冷落在房间的角落,看来国王今晚神志清醒。

仆人帮国王套上一件厚重的毛料长袍,接着跪下来把拖鞋套进国王的双脚。克里克坐在炉火前的椅子上将酒杯放在他的手肘边,他看起来更加苍老,苍老多了。

此时,在菲林年轻时经常听菲林禀报的国王,又在菲林面前像主持会议般端坐着。菲林忽然希望自己是今晚的发言人,这位眼神犀利的老人或许真会听完菲林想和艾莉安娜成婚的原因。

但此刻菲林心中却兴起一股新的怒潮,只因瓦乐斯让国王沾染不良嗜好而感到愤怒。

但这并非属于菲林的时刻。无论国王多么不拘小节,赫尔墨斯和芙萝娅依然如弓上弦似的神色紧绷。

仆人和菲林搬来两张椅子让他们可以坐在克里克的两侧,他则站在赫尔墨斯在等级上去之后也就意味着你能够做更多的事情身后等着。

“有话直说吧!”克里克如此要求赫尔墨斯,而赫尔墨斯也照办了。芙萝娅的卷轴一幅接着一幅展开来,而赫尔墨斯大声念出绘在卷轴地图上的相关信道。

他们花了好一段时间仔细研究这张古老的地图。起初克里克只管发问,直到从他们口中得知每一丝讯息之后,才提出自己的评论和判断。

仆人拄着手肘站着,一会儿对菲林微笑,一会儿对赫尔墨斯的侍童扮鬼脸,好让这位神情惊呆的男孩笑一笑放松一下;不过菲林想他反而吓坏这小子了。

迷迭香完全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晃着晃着就跑到床边把玩着床帘上的流苏。

当赫尔墨斯说完,芙萝娅也补充意见之后,国王将身子靠回椅背,喝干了酒杯里剩余的酒,然后伸出酒杯让仆人再斟一杯。他啜了一口,叹着气,然后摇摇头。

“不。这都是些神怪传说和床边故事,怎么会让你想立刻进行这样的任务,赫尔墨斯?

你刚才所说的已经让菲林相信有必要派一位密使到那里,你也将亲自挑选这位使者,另外让一批适当的随行人员跟着,携带你菲林所准备的礼物和信函好确认他是奉人们之命前往该处。

但是让你这位王储亲自出马?不。人们已经没有多余的花费了。

陛下稍早来找我说明建造新战舰所需的各项费用,还有在鹿角岛盖烽火台的花费。资金愈来愈少了,而且让人民看着你出城恐怕会让他们失去安全感。”

“菲林并不是逃避,他离开是执行任务,为了他们的利益而执行任务,这就是菲林的目标。

菲林的王妃会留在这里代理菲林的职务。我也不想让一整个车队的吟游歌者、厨师和刺绣帐篷随行,陛下。

人们将经过积雪的道路迈向严冬,所以菲林会组织一队军事代表团像行军般远征,如同菲林以往一样。”

“那么,你认为这样就能打动古灵么?你能找到他们么?他们是否真的存在?”

“传说中,睿智国王亲自出访。菲林相信古灵确实存在,而且他也发现了他们。

如果菲林失败了,还是会回到这里继续暗语传声和指挥战舰。

人们会有任何损失么?如果菲林成功了,就会带着强有力的援兵回来。”

“如果你在途中丧生呢?”克里克沉重地问道。

郑州包皮包茎治疗多少钱
宣城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重庆治疗盆腔炎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