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排球

天龙之我自逍遥第八十章高手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八十章 高手

王烈迎着刀光直上,一拳打向那黑衣首领胸口,黑衣首领眼见他一拳打来,仿佛手臂长了半尺,自己一刀就算砍到他也势必被一拳打得胸骨碎裂而亡,他可没有想同归于尽,身体一侧,刀势转向斜削。

王烈哈哈一下,左手上一托,正托在他的手臂弯上,黑衣首领只觉手臂一麻,长刀已经脱手,这一下吓得心胆欲裂,噔噔几步退后。

还会再来。

王烈也不追击,倒持着长刀,看着距离他三丈站定的黑衣首领,此刻盖千鸣等人已经回过气了,正在救助伤者,场中仅于的黑衣人已经被他们联手打到。

黑衣人看着王烈,心中暗暗叫苦,没想到形势变得这么快,本来还是自只有这样才能获得一些比较好的外链己一方人多势重,转眼间就剩下自己一个光杆司令了,对方还来了个深不可测的高手。

“你是何人,为何插手此事?”黑衣首领沉声问道。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公子生平最见不得你们这些为非作歹的蒙面人了!”王烈一上一下地抛着他的刀,说道。

“哼!蒙面的未必就是坏人!”黑衣人冷哼道。

“蒙面的是不是坏人我不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我就很清楚了,今夜你们杀了那么多人,这次事情还不一定会害死多少人。”王烈道,“所以既然来,那就留下吧。”他淡然地说道,这黑衣首领的武功比盖千鸣强上不少,在武林中也算是一流高手,不过王烈自忖能轻松打败他。

“阁下武功高清,在下也不是以及清代的武英殿聚珍版泥捏的,手底下见真章吧!”他叫道,嘴中长啸着扑向王烈。

“少侠小心,他在召唤帮手!”盖千鸣大叫道。

王烈不以为异,今晚一路下来他甚至都来不及查看异能搜集到的武功,黑衣首领一出手,王烈的瞳孔中闪过一个光人,黑衣人的武功路数已然被他记住。

王烈并没有去查看光人记录的武功,展开天山折梅手迎着黑衣首领就打了过去,黑衣首领拳脚功夫比他的刀法还要熟练,一拳一脚招法森严,劲道十足,王烈的天山折梅手已经相当熟练了,而且已经化入了少林罗汉拳和一阳指的招式,招式之间甚至还有剑法的痕迹,他不着急将黑衣首领拿下,就剩他一个人完全可以练练手,找一个像样的高手过招可是不容易。可惜得来的降龙十八掌还没来得及学,要不也可以用来练练。

王烈心中惋惜,手中招式越发纯熟,黑衣首领虽然也是内力深厚,在王烈天般的攻势下也是苦苦坚守着,稍有不慎就被王烈打到身上,可是打到他身上的招式往往是毫无力道,想明白怎么回事的他心中充满了屈辱,曾几何时他也沦落到为别人练手的地步,羞愤之下,他的招式越发疯狂,内力不要命般地灌入掌势,拼死也想咬下王烈一块肉。

“住手!”王烈正觉得招式练得得心应手想要将黑衣首领拿下的时候,一声大喝声响起。

王烈斗得太过专心,一时竟然没有但进入2012年之后察觉周围动作,虽然觉得没有危险了,还是有些掉以轻心,王烈自然不会轻易住手,凌波微步迈出,一转来到黑衣首领身后,一手搭在他肩上,一掌拍在他后心,掌力隐而不发。

“放开他!”之前的声音又是大喝道,“不然我要了他们的命!”

王烈此时才朝着声音看去,却见场中多了三个黑衣人,其中两个黑衣人还持刀压着两个人质,赫然是薛锦川和薛冰父女两人。

“盖帮主,老夫技不如人,给你添麻烦了。”薛锦川惨笑着道,他面色煞白,衣衫破烂,嘴角还在不停地流血,显然受伤不轻。

他旁边的薛冰本来绝美的脸庞此刻充满了血迹,她倔强地怒目而视着黑衣人,丝毫没有自己性命还在别人手上的觉悟。

黑衣人并没有阻止薛锦川说话。

“薛兄何出此言,是我连累你们!”盖千鸣众人围在王烈身后,他上前说道。

“少说废话,咱们今天都没有讨到好处,我们认栽,放了我兄弟,我们也放了他们!”压着薛锦川的黑衣人怒喝道。

“少侠?”盖千鸣询问地看向王烈,他本意是必须要换回薛锦川,可是那黑衣人不是他抓住的,而是在王烈手上。

“有意思,想要换人吗?”王烈轻笑着从黑衣人肩膀上露出头,薛锦川这才看到他,满脸惊异之色,“薛少庄主,咱们又见面了。”

“王公子,想不到第二次见面薛某就落到如此境地。”薛锦川苦笑道,他也不是一般人,刀架在脖子上竟然还有工夫跟王烈打招呼。

“薛少庄主严重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何足挂齿。”王烈说道:“换人!”

他放开黑衣人,把他往前推了一把,王烈不担心对方出尔反尔,说放人就放人。

对面的黑衣人眼中精光一闪,想不到王烈如此干脆,一摆手,示意压着薛锦川和薛冰的两人放人。

“大哥!”被王烈抓住的那黑衣人垂头丧气地来到新来的三个黑衣人身边,对着最前面那个人喊道。

“嗯。”那黑衣人平淡地应了一声,双目盯着王烈。

薛冰扶着薛锦川来到王烈身边,她受伤倒是不重,眼神中有些尴尬,轻声说道:“多谢你了。”

“冰姑娘客气了,令妹正在令一条船上,她也没事。”王烈说道,他知道薛冰个性要强,被自己见到如此狼狈的样子难免不好意思。

“今日多亏了王公子了,不然薛某这条老命恐怕不保了。”薛锦川倒是豁达,自嘲道。

“阁下是何方神圣?”那被黑衣人叫做的大哥的人朝王烈一拱手,道:“阁下如此武功在下竟然想不出武林中何人可以对应起来。”

“怎么着,问我名字难不成还要找回场子不成?”王烈上前一步说道,黑衣人得手了竟然还不走,还敢留下说话,王烈还真想试试手。

“在下未必是阁下对手,不过阁下莫非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今天阁下趟了这趟浑水,只怕会后患无穷。”黑衣人沉声说道。

“吓我?当我是吓大的吗?”王烈笑道,“接我一掌试试看你是否有这本事吓我!”

说着王烈提起八分真气一掌“阳歌天钧”打了过去,降龙十八掌他还没有学,此刻也只有用天山六阳掌了,若不然一招“亢龙有悔”打过去岂不是帅呆了。

黑衣人早就有所防备,神态庄重,也是双掌推出,劲力鼓荡衣衫,显然用了全力。

“轰隆”一声,四掌相交。

黑衣人退后三步,后面的两个黑衣人伸手搭在他肩上止住了他的退势。

王烈也退后一步,对方掌势甚是雄浑,他也不能保持原地不动。

“好!你的功夫你那小弟强多了!”王烈喝彩道,这黑衣人的掌力在他遇到的人中仅次于洪南通了,洪南通的武功还在他之上,又有降龙十八掌,这黑衣人跟王烈对掌稍落下风,不过也足见他武功高深了。

“阁下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内力,在下佩服,咱们后悔有期!”黑衣人也是干脆,说完领着剩下的三个人直接跃下船去。

王烈奔到船边一看,却见他们几个已经上了一艘小船,小船如离弦的箭般冲出去,片刻就消失在夜色中。

沈阳包皮过长治疗费用多少钱
成都治疗内分泌性不孕医院哪家好
武汉治疗早泄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