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排球

妖怪事务员第章酒宴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妖怪事务员 第1650章 酒宴

赵朗闻言有些疑惑,心思转了一下,脑中划过一丝犹豫。随即便自我开导,复又眼明心亮,庄重地对上行了叩拜之礼,坚定起誓道:“堡主从来处事英明,家主承继大事必然更为慎重。不管那人是谁,只要是堡主钦定的,赵朗必将视他如堡主一样敬重在心,马首是瞻,全心效力!”

赵老太爷这才舒了眉眼,露出一丝笑意,点点头道:“有这话就好!快起来,整整衣裳我们也该入席赴宴了。暂不管那些糟心的事!臭小子到底随我回了家,这也算喜事一桩。回头,你替我和你祖父多闹他几杯酒去!”

要他去灌姜桐的酒,赵朗十分乐意,欣然领命。少顷,他祖孙二人便陪着老爷子出了上房内宅,去前院儿赴宴。

今儿接风宴的酒席没有设在宴会厅,而是摆在了大花园里。平日点缀摆放的盆景被挪了地方,腾出了大片的空地搁置桌椅。那些种在花圃里的草木,似有似无地巧巧将酒席隔了几个区域,成了区别主次、男女席位的天然围屏。绿叶透碧,红粉暗香,隐隐卓卓地落在席位间,别有一番风雅闲情,为这家宴频添了一抹亲和自在的氛围。

黄昏时候,日头尚未落尽,下人却已早早将廊檐下的灯笼点了。少有机会使用的繁树烛台也被从库房里请了出来,算着“优质资产的争夺越来越激烈位置的分落在几处。夕阳余晖并那簇簇烛火映在花园里,照得花木越发暗透意趣,更照得擦洗一新的檀木桌椅古朴沉稳,桌上摆置的骨瓷餐具更是流光溢彩。不知不觉中,在自在随性里又隐约可见奢华郑重。

老太爷看看园子里的上下布置,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翘首去寻姜桐。却见他换了件修竹浅缀的交颈长衫,比平日里那些落满繁花的张扬衣裳多了份内敛,衬得那白净面孔俊美中再添优雅之气,越发添了别样风采。只是,那姿态仍是悠然闲散做派,桀骜难驯模样。此刻正翘脚坐在回廊的栏杆上,斜倚着红漆石柱,懒懒地和围着他的赵家几兄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赵老太爷踱步过去,欲要拉了姜桐去主席同坐,看了看那几个犹豫了一下。姜桐虽是漂泊许久才刚回家,遗珠重拾偏疼些也无伤大雅,只恐过于厚此薄彼又要生了口舌是非。遂朝他几个兄弟道:“家中许久没有这样热闹了,多半是阳虚。   广东省名老中医区永欣表示今儿你小哥儿几个都去主桌上陪我老头子。你们爹娘自去一桌,得个自在,也方便他们兄弟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华能国际与大唐发电的财务费用分别达到55.74亿元和50.83亿元;而排名第三的华电国际的财务费用则达到35.19亿元。姐妹、姑嫂妯娌间亲近亲近。几个丫头就和她们嫂子一处说说私房话。”

众人自然答应。

到了主桌,老爷子不再顾忌他兄弟几个的长幼顺序,拉了姜桐身侧按坐。那几个倒也未见不愉,客客气气礼让一下,在下首依次入位,等着老爷子落座。姜桐下意识又挑了一下眉梢,总觉得自己还像是个来做客的。

老爷子坐下后见姜桐还站着,便笑道:“你才刚回来,靠着我好说说话,你几个哥哥不会吃这闲醋的。”

姜桐看着他满脸开花的褶子,于是无所谓此座是不是主宾位,撩袍坐下。权当给老头一个面子,靠着他便靠着他吧。

底下众人见主桌的人入了席,也互相招呼着纷纷相携落座。一时,丫头小厮忙忙地执壶斟酒。待老爷子端了酒,底下众人又纷纷起身,执杯等着老爷子发话。

赵老太爷掂量姜桐先前不太乐意向众人问礼,此时酒桌上怕是更不愿意那一套,遂举杯朝众人道:“小五儿回家,这家里如今便又全乎一些。既是自家孩子回来,也不必太过于计较虚礼了,彼此知道心里是欢喜的就好。今日这接风洗尘宴既是家宴,没有外人掺和,大家就只管放开了乐呵,莫要拘谨了。行,开席吧!”

待老爷子话音落地,众人举杯朝上敬了敬,饮了这头杯酒后才纷纷重新归座。在旁伺候的人见了,赶紧传话去厨房走炒菜。酒宴这才算正式开始了。

主桌上,那弟兄几个依次向老爷子敬了酒,并不要祖父一一满饮,只看着他象征性地濡濡唇,各人自己干了为敬。

姜桐见他四个都给老太爷敬了酒后,老爷子有意无意地老是瞄自己,一副欲言又止,想要不敢要的模样,暗自轻叹一声,也端起了酒杯。心里却在嘀咕,既然敬酒了就得说话,这开口祝酒就得有个称呼。从容城过来的路上,两人也喝过几回酒了,但那都是因地制宜的随兴小酌,也不必有个什么开场白。今儿这家宴总归比不得两人私下里对饮,称呼吧,不能不敬,可是称祖父,叫爷爷的,他心里又还有些别扭。今儿这场合若再称呼什么堡主,恐怕比不敬酒更扫老头子的面子,当然也不妥。

盯着杯中晶亮的酒液琢磨了一下,姜桐笑眼眯眯地对赵老太爷举杯道:“都说祸害遗千年,咱们能够逢凶化吉,虽不敢说遗祸千年,可见为害人间的日子也还长久着呢。来,咱们一老一少两个祸害碰一杯,看着别人嫉妒咬牙去!”

赵世俊听他说得不像话,当即斥责道:“五弟怎么这样口不择言?对着祖父不用敬称,还说这样不成体统的戏语,半点尊重没有!”

老太爷却浑不介意,不恼反笑道:“你别说他,小五儿这话不错,若真能活个千年可不是个老祸害么?哈哈哈!来来来,老头子不指望祸害千年,借着小五儿这吉言,混个百年善终也就够了!”当即却是满饮了一杯。

赵世俊不懂,其实这上了岁数的老人家,不管是不是英雄虎胆,怕不怕死,打心底里却都是喜听长寿祝语的。姜桐的话,表面虽糙,意思却是极合老爷子心理的。能得这个别扭孙子一句祝福,又兼话里暗指二人同历险难,自比他人显出一份独到亲厚,赵老太爷哪里还有心思计较什么称呼,措词的?早就笑得见牙不见眼了。(未完待续。)

海口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费用
西安治疗妇科费用
株洲治白癜风专科医院